Hackpads are smart collaborative documents. Join Hackpad Now.
108 days ago
Unfiled. Edited by Charles Chuang 108 days ago
Charles C 一、支黨部成員名冊
 
無實體成員名冊,目前臉書群組有 440 人:
 
 
二、104 年度工作報告
 
  • 座談會 x 2
  •  綠黨 2014 選舉網路應用&議員工作與網路之想像/計畫
  • 時間:2015/01/24(六) 14:00 ~ 16:00
  • 地點:CLBC 大安本館
  • 主持人:查爾斯
  • 與談人:王浩宇 (桃園市市議員)、周江杰 (新竹縣縣議員)、江明宗
  • 報名人數:32 人
  • 網路時代的政黨、及其黨員參與:
  • 時間:2015/06/13 1400 ~ 1600 
  • 地點:CLBC 大安本館 
  • 主持人:呂家華 
  • 與談人: 杜文苓(政治大學公共行政學系副教授) 王鐘銘(綠黨 發言人) 許韋婷(社會民主黨 組織部主任)
  • 報名人數:19 人
  • 網站相關
 
參考:104年工作計畫/報告201501-支黨部-報告.pdf
 
 
三、104 年度之經費決算書
 
 
四、105 年度工作計畫及預算書
 
  • 網站改版
  • 目標:改成同時適合電腦/手機瀏覽的網站
  • 現況:已初步完成上線(2016/04/29),陸續微調中
  • 需要:歡迎提供建議、視覺設計協助
  • 黨員提案機制
  • 目標:黨員日常提案/請中執委會議討論/回應之機制(促進溝通?)
  • 現況:於˙ 2016/05/18 初次上線,以黨員大會之議題來進行測試
  • 需要:有人去試用/提供回饋
  • CRM 相關
  • 黨員自助:修改資料/續繳黨費
  • 黨員名單:讓黨員登入後可瀏覽
  • 支黨部:自行檢視支黨部黨員資料
  • 捐款介面優化
 
 
 
153 days ago
Unfiled. Edited by 泰山 , Charles Chuang 153 days ago
  • 北北基:主委、主秘
 
Charles C
  • 要給我在綠黨網站註冊的email,我才能開權限哦!
 
167 days ago
Unfiled. Edited by Charles Chuang 167 days ago
Charles C 2016/03/15 綠黨辦公室討論「2016黨員大會會前網路討論機制」:
  • 可以原定要進行的「黨員日常提案機制」,來進行實驗(或者應反過來講,運用黨員大會的提案討論,來測試黨員日常提案機制)
  • 提案截止時間:預計黨員大會前兩週(預計五月底召開)
  • 黨員登入後(透過綠黨網站SSO/API機制,確認是否具有黨員身分),可以進行討論、覆議,不作投票
  • 黨員大會當天,可簡要說明網路討論狀況
決議:預計五月初可完成... 
 
 
---
 
 
393 days ago
0 / 8
Unfiled. Edited by Wu Min Hsuan 393 days ago
2015綠黨民主戰鬥營!營隊行前通知
 
 
Wu H 0935-697-573 阿端
 
地址:台北市復興南路一段 293 號 4 樓 / 捷運大安站,三代肉羹樓上。
 
  • 捷運 
  •  
  • 公車
 
 
 
  1. 住宿地點:尚未公佈
 
  1. 王浩宇的獨白放映時段將開放其它綠黨夥伴參與觀看
 
1400 - 153    三個簡介版本:小組討論。小小休息時間
  •  
16:00 - 173      議題課程選修一
1730 - 193        候選人晚餐
1930 - 2100        議題課程選修二
2100-2230         《浩宇的獨白》王浩宇和賈柏楷的對談
  •  
 
0900-2200   街頭實戰 ──戰鬥吧!新政治!
 
1000  - 1200 各組分享回饋
 
A 組 B 組 C 組 D 組 E 組
若有需要且有兩人以上,DAY 2 中午前可換組
 
 
443 days ago
Unfiled. Edited by Ddio Juan 443 days ago
 
王鐘銘
先講我想講的。我過去參與過綠黨、危機百課、綠色酷兒、佔領台北。
這些和我為什麼對政黨、公佈門的運作,對我影響非常大。
 
從維基經驗帶來的,如果我希望溝通、開放、民主的話:
  • 要有共同的目標:大家要來寫維基
  • 容易觀察的現狀:維基百科的條目
  • 共識的呈現:條目是大家討論的結果
  • 透明且可追溯的討論過程:不只是 talk page ,光是看編輯記錄也都可以
如果我們有這些東西,很容易進入共同協做的狀況,但對政黨來說,這四個很難同時都有,尤其事後三者。
 
像是,我是綠黨黨員,但我不知道綠黨現況是什麼,很難呈現。共識就算達成了,也不一定是所有人都知道,更別說最後一個。
 
我也是佔領台北的成員(2011),是佔領華爾街的相應行動,去包圍101,我們決定,讓所有參與者,來管理唯一一個對外發生的管道 - 佔領台北的社團。很亂,會有人亂刪文、踢管理員等等,但這個頁面從來沒有被關掉過,因為當有人在惡搞時,會被其他還沒被踢出去的人阻止。我們實體開會時常常會討論,要不要取消此制度,但在幾個發起人堅持下,還是繼續維持。對我來說是很有去的經驗。
 
這兩個經驗,讓我有非常強烈的,信任公眾的心態。
信任遊戲裡,很重要的除了信任,還有克服恐懼,即使我知道我倒下來時有人會撐住我。我們現在要談論的那個,信任的對象,是公眾,而不是一般我們早就信任的個人。這是我在綠黨裡站的其中一個立場。政治是個權力競逐的場域,是鬥爭的,當我們讓權力分散時,奪權就更難發生了嗎?我們要如何說服自己,在現實的場域裡不會發生這樣的事?
 
我覺得黨內民主不是:
  • 不是客服,很多人會用對待客服的心態來看黨內民主,像是我在論壇發言,都沒人理我。但我們不是客服阿。
  • 不是公關,他不是裝飾品,真的該關心的是意見有表達等等等
  • 不是數人頭,不是否定數人頭、iVoting 、公投的重要性,而是不要對他報有太大的信心。像是,我們這些搞議題的,明明就是少數,為什麼會相信我們會在公投中獲勝?這對我來說是個有趣的提醒,如果我們沒辦法靠割闌尾把立委拉下來,又怎麼會相信可以靠選舉、靠公投,來推廣我們要得議題?只是因為從來沒有發生過,所以有幻想嗎?
 
不數人頭怎麼辦?以前的維基百科,我們有個默契,用共識,用談的,而盡量不投票。這是我在進入綠黨中值委時,也看到這個現象,這讓我很開心。但當效率的要求出現時,共識決,會慢慢消失,但我還是很想保留那段。
 
我也還在想的事情:
  • 人頭黨員:怎樣的黨員會被我們稱作/不稱作人頭黨員。綠黨現在要選上中執委,只要三四十人,並不是太難,這是需要小心的?
  • 民調治黨:我們是要顧及政黨的內聚性,還是公眾性。我們正在進入一個公民比黨員支持的時代,大家也似乎非常認可這種方法,但這到底代表什麼?
  • 委員會治黨:像環評是環評委員的決定,這只是讓環保署推卸責任。現在綠黨也面對這些問題,像是綠黨的提民委員會,有外部的委員,他當然彰顯了一些綠黨的公共性,但我們需要多少?
  • 黨員大會:
  • Open Space 跟世界咖啡館會帶我們到哪裡?
  • 鬥爭
  • 柔性政黨與剛性政黨
 
綠黨過去一直是吵吵鬧鬧,亂七八糟,很多黨員不喜歡,希望他變得比較不吵鬧、少點神經病,但這真的是綠黨的本色嗎?我在柏林見到一個老綠黨黨員,是個嬉皮,在看到新生代的綠黨黨員,西裝筆挺。這個差異,如果我們不處理的話,是沒辦法繼續走下去的。我在見證綠黨的組織化。
 
 
 
許韋婷
我也是那個一直要把黨內參與做起來的人。以前在當學生會長時,也曾經推過 iVoting ,第一次是拿來作校長遴選。那時候比較是把網路投票當工具,而不是現在變得好像是種非存在不可,有更多意義的東西。真的要推,其實有很多關卡要過的。
 
當初因為青年國是會議,參與了審議式民主,也了解到要作一場徹底的溝通,要耗多少時間、人力、金錢的成本。我過去兩年是在澳洲綠黨的工作,拿時候在幫 ?? 助選,是去年底投票,我是投票前半年進去,處理華人溝通。那時候就算是在選舉過程裡,大部分的決議也是討論出來的,沒有誰有權力決定事情,自己說自己要作什麼,除非是和經費相關的事情。是個很扁平的組織。我們一開始的選舉團隊有二三十人,但到最後,資料庫裡顯示,有持續投入這場選舉的人,總共有兩千多人。那讓我知道,要把一大群人寧聚在一起,是需要有很工具(http://nationbuilder.com/)的幫助,要有人有辦法協助這些人。
 
上面這些經驗,再我決定當組織部的工作時,我第一件事情是來找 Charles ,說我要這個資料庫。
 
工具之外,要推動扁平式的組織,也是社民黨裡在推動的事情。這裡不是只有一個人說了算,而是可以經由討論,來決定。當然困境就是反應不夠快,討論過程的保密也是個困擾。像是討論候選人,有時候不是我們自己不想公開,而會因為各種條件,兒需要保密,當組織扁平,所有人參與討論時,就更難了。
 
我們每次開會都是三小時起跳,畢竟要充分討論,成本很高,反應也會比較慢,是需要解決的問題。
 
我們在擬定政策時,雖然是不同議題,但因為做的 NGO 都是這些,人的重疊很高。對我來說,比較好的方式,應該是盡量找不同的聲音出來對話,這也是我們想推網路審議的原因。如果出現跟我們理念箱違背的經驗,也就只是勇敢拒絕就好,但需要這個過程,而不是一開始就取消這個管道。
 
一開始推的困難是,參與的人比預期的少很多。我原本有想要參考自己實體作網路審議 的經驗,但卻發現有點難直接應用。像是網路上的參與者不是固定的,不能全程參與,不像實體可以關起來討論兩天,會上會後都可以持續討論。
另一個問題是無法知道這個人是誰,或是有沒有開分身,匿名性在討論裡是個困擾,因為實體的經驗是,每個人要對自己的言論負責,但網路上,他可以隨時跑掉,無法抓回來對話。或是像為了回應網友的問題,花了一週寫了回應,但網友也消失了,我們自己也不太知道怎麼辦。
 
以上講一些自己在作這些事情的困境。
 
 
杜文苓
`非典型學者`
先從透明開始吧。透明有幾個層次,`有權知道`,當然對象都是針對政府、公部門,因為這是經過民意授權、拿了稅金而來的。`目標性的透明`,透明該怎麼透明,要揭露政策目標。`協作的透明`,不只是有責任提供資訊,也要讓參與者能夠貢獻。
 
要真的作到徹底的參與、審議,是需要很多成本的。當一個黨,要招喚人來參與政治時,要花的心力,跟只是想要讓黨長大是不同的。
 
 
(以上只有整場座談的一半~)
 
565 days ago
Unfiled. Edited by Charles Chuang 565 days ago
一些 Drupal-based 的特定功能網站安裝包
 

Contact Support



Please check out our How-to Guide and FAQ first to see if your question is already answered! :)

If you have a feature request, please add it to this pad. Thanks!


Log in / Sign up